2020年
9月20日
Sunday
国际糖尿病 >>ADA年会
精彩继续!翁建平教授团队另5项研究在ADA年会发表 | ADA云视点
国际糖尿病网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基础研究 临床科研 综合领域 内分泌其他领域  作者:国际糖尿病网 来源:国际糖尿病 2020/6/23 22:10:00    加入收藏
内容概要:

 

编者按:在今年ADA年会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翁建平教授团队共有7项研究结果发布。除了上周介绍的来自CARNATION项目的两项有关1型糖尿病孕妇不良妊娠结局的研究之外,本文将对另外5项研究进行介绍,并邀请翁教授进行精彩点评。
 
二甲双胍对1型糖尿病(T1DM)青少年心率变异性的影响:一项随机交叉对照试验的二次分析(546-P)
 
杨黛稚1,许雯1,邓洪容1,吕婧1,严晋华1,姚斌1,翁建平2
 
1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2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
 
目的:二甲双胍可能改善T1DM患者的血糖控制,但其对T1DM患者心血管方面的影响尚不明确。本研究以心率变异性代表心血管自主神经病变,观察评估了二甲双胍对T1DM患者心血管自主神经病变的影响。
 
方法:本研究是对一项随机交叉对照试验的二次分析。单用胰岛素血糖控制不佳的青少年T1DM患者经筛选合格后,被随机按1:1分为2组,分别接受二甲双胍联用胰岛素治疗24周后再继续单用胰岛素治疗24周,或单用胰岛素治疗24周后接受二甲双胍联用胰岛素治疗24周。在基线和每个治疗24周阶段结束时,采用持续葡萄糖监测的平均血糖波动幅度(MAGE)指标评估患者血糖波动情况,用24小时动态心电图评估患者的心率变异性,包括RR间期标准差(SDNN)、每5分钟RR间期均值标准差(SDANN)、50 ms间期以上临近周期的比例(PNN50)、RR间期长度差异平均值的平方根(RMSSD)、低频(LF)和高频(HF)成分等。
 
结果:共计17例患者被纳入分析,平均年龄14.4±2.3岁,BMI 18.2±1.8 kg/m2,中位病程4.5(3.6~6.9)年,中位HbA1c 9.0%(8.5%~9.4%)。二甲双胍组与非二甲双胍组的HbA1c、BMI、血脂水平和血糖波动指标MAGE较基线时的变化均无显著差异。与单用胰岛素治疗相比,胰岛素联合二甲双胍治疗显著提高了SDNN [组间差异(SE)26.96±11.77,P=0.034]、SDANN(SE 25.62±12.12,P=0.049)、PNN50(SE 10.14±3.05,P=0.003)和HF(SE 236.08±83.21,P=0.01)。两组RMSSD和LF较基线的变化类似。多元回归分析显示,在校正HbA1c、MAGE和收缩压较基线变化值后,二甲双胍组SDNN的增加仍然显著,提示二甲双胍对SDNN的影响独立于血糖、血压和血糖波动水平。
 
结论:对于青少年T1DM患者,二甲双胍未改善代谢指标,但可增加心率变异性。这提示,二甲双胍对青少年T1DM患者心脏自主神经病变具有潜在获益。
 
专家点评
 
翁建平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
 
青少年T1DM患者的HbA1c水平高于成人T1DM患者。青少年患者血糖较难控制的原因,推测与青春期激素分泌变化导致的青春期胰岛素抵抗有关。因此,许多研究尝试能否通过减少胰岛素抵抗(如联用二甲双胍)而改善青少年T1DM患者的血糖。既往关于青少年T1DM患者使用二甲双胍治疗的研究大多显示,二甲双胍治疗不能改善血糖控制,但可以减少胰岛素剂量和体脂,减少胰岛素抵抗。但这些研究大多数来自于欧美国家,且纳入患者均为超重或肥胖,少部分为正常体重患者。中国T1DM患者的BMI低于欧美患者,本研究采用随机交叉对照试验的方法,首次观察了二甲双胍治疗对正常体重或偏低体重的中国T1DM患者血糖、血压、血脂、血糖波动等代谢指标的作用,并进一步评估了二甲双胍治疗对心率变异性的影响。研究发现尽管二甲双胍治疗未能改善代谢指标,但心率变异性的多项指标均得到改善;多元回归分析显示此作用独立于代谢指标的变化,提示二甲双胍对于该患者群体心脏自主神经功能的潜在获益。本研究不足之处是样本量较小,为探索性研究,需要在更大规模的试验中证实。
 
基线β细胞功能对新诊断2型糖尿病(T2DM)患者艾塞那肽治疗反应的影响(966-P)
 
王超凡1,许雯1,邓洪容1,林倍思1,吕婧1,曾龙驿1,姚斌1,翁建平2
 
1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内分泌与代谢病学科
 
2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内分泌科
 
目的:GLP-1受体激动剂(GLP-1 RAs)主要通过促进葡萄糖依赖的胰岛素分泌改善血糖控制,然而患者使用GLP-1 RAs治疗时可能有不同的反应。本研究探讨基线β细胞功能是否影响新诊断T2DM患者对艾塞那肽的治疗反应。
 
方法:在CONFIDENCE研究中,110例新诊断T2DM患者完成了48周的艾塞那肽治疗[1]。于基线和48周时测定患者固定早餐时的血糖和胰岛素水平。本事后分析评估了以处置指数(DI)代表的基线β细胞功能对艾塞那肽治疗反应的影响。
 
结果:本研究110例患者平均年龄49.6±10岁,基线HbA1c 8.0%±1.0%,基线体质指数(BMI)25.9±3.0 kg/m2。如表1所示,DI最低的三等分组患者基线HbA1c、空腹血糖(FPG)、餐后血糖(PPG)最高,胰岛素抵抗最严重。校正基线值后,各三等分组血糖控制的改善情况相似,与基线DI无关。各组降低体重或BMI的效果在校正基线值后亦相似。
 
结论:对于残余β细胞功能相对较好的新诊断T2DM患者,基线DI可能无法预测艾塞那肽改善血糖和降低体重的治疗反应。
 
表1. 艾塞那肽治疗患者的基线特征以及基线到第48周的变化
参考文献:Xu W, Bi Y, Sun Z, et al. Comparison of the effects on glycaemic control and β-cell function in newly diagnosed type 2 diabetes patients of treatment with exenatide, insulin or pioglitazone: a multicentre randomized parallel-group trial (the CONFIDENCE study). J Intern Med. 2015; 277(1): 137‐150.
 
专家点评
 
翁建平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
 
GLP-1 RAs具有降糖效果确切、低血糖风险低、减轻体重及心血管获益等多重临床优势,其药理机制包括促进葡萄糖依赖的胰岛素分泌、抑制胰高血糖素分泌、抑制食欲、减缓胃排空等。既往研究提示不同β细胞功能的T2DM患者对GLP-1 RAs的疗效存在差异,本研究对CONFIDENCE研究进行事后分析,比较了不同基线β细胞功能亚组的新诊断T2DM患者对艾塞那肽的治疗反应。DI反映了接近生理状态(经胃肠道摄入食物)的刺激状态β细胞功能,且在计算时考虑了胰岛素敏感性,故被本研究用以评估β细胞功能。本研究发现不同基线DI亚组的新诊断T2DM患者在血糖控制、减轻体重等方面疗效相似,提示不同β细胞功能的新诊断T2DM患者使用艾塞那肽治疗均能取得相近的疗效。这可能因为新诊断T2DM患者残余β细胞功能相对较好,使基线DI无法预测艾塞那肽的疗效。
 
T2DM患者中由持续葡萄糖监测系统(CGMS)获得的血糖管理指标与实测HbA1c之间差异的相关影响因素分析(909-P)
 
林倍思,许雯,刘芷谷,杨黛稚,苏燕娜,陈亚兰,严晋华,姚斌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内分泌与代谢病科;广东省糖尿病重点实验室
 
目的:CGMS正逐渐成为糖尿病管理的重要工具。预估HbA1c(eA1c)是一个由CGM衍生的指标,现已更名为血糖管理指标(GMI),如果它与实验室测量的HbA1c(A1c)高度匹配,就可以广泛使用。本研究旨在探讨T2DM患者中高效液相色谱法测定的A1c与GMI的差异及其相关影响因素。
 
方法:本研究纳入2017年7月至2019年12月于我科治疗的T2D患者,并排除血红蛋白水平异常和急性糖尿病并发症的患者。根据GMI和A1c的差值(ΔA1c=GMI-A1c)将入选患者分为3组:匹配组(ΔA1c -0.099%~0.099%)、高估组(ΔA1c≥+0.1%)和低估组(ΔA1c≤-0.1%)。血糖变异性指数(GV)从CGMS中获得。
 
结果:本研究共纳入102例患者,年龄55.9±12.1岁,A1c 6.89%±1.25%,GMI 6.20%±0.65%。GMI与A1c呈正相关(r=0.5,P<0.001)。低估组患者所占比例最大(匹配组、高估组和低估组分别为13.7%、19.6%和66.7%)。三组的ΔA1c分别为-0.027%±0.06%、0.59%±0.39%、-1.20%±1.03%(P<0.001)。三组患者间的年龄、BMI、病程、血压、血脂谱、降糖治疗类型、低血糖持续时间和强度、日内血糖变异指标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性别(β=7.99,P=0.01)、红细胞压积(β=4.28,P=0.01)和日间血糖绝对平均差(MODD)(β=-7.44,P=0.02)与ΔA1c独立相关。
 
结论:在T2DM患者中,与实测HbA1c相比,血糖管理指标普遍被低估。性别、红细胞压积和MODD是造成这种差异的重要因素。
 
专家点评
 
翁建平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
 
HbA1c是一个评估血糖控制情况的指标,并可预测糖尿病的长期并发症。CGM是糖尿病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评价血糖达标、识别低血糖及量化血糖波动等方面具有优势,是传统血糖监测方法的有效补充。随着CGMS的广泛应用,一个新的术语“预估HbA1c(eA1c)”出现了,它描述的是一个基于平均血糖值的新指数,反映实测A1c的估计值,现已改名为GMI。但是许多研究显示,GMI和A1c经常不一致,这就为临床医生解读CGM报告带来困难;甚至当GMI与A1c存在较大差异时,临床医生无法确定应该参考哪一数值来做出治疗决策。该研究发现从CGMS中获得的T2DM患者的GMI数值普遍较A1c小,这与既往国外发表的研究结果相似。另外,该研究还发现,性别、红细胞压积和MODD是造成这种差异的重要因素。该研究有助于临床医生进一步解读T2DM患者CGM报告以及做出患者管理和治疗决策。但上述因素对GMI与A1c之间差异的影响及其相关机制还有待于更多高质量的研究来进一步证实和探讨。
 
回顾性和间歇扫描式CGMS的血糖指标的差异(884-P)
 
周泳雯1,邓洪容1,杨黛稚1,严晋华1,许雯1,刘宏霞1,甘露1,骆斯慧2,郑雪瑛2,梁华1,姚斌1,翁建平2
 
1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内分泌与代谢病学科,广东省糖尿病防治重点实验室
 
2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内分泌科
 
目的:目前,关于间歇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FreeStyle Libre,FSL)与回顾性持续葡萄糖监测系统(ipro?2)之间的头对头对比的研究较少。本研究旨在探讨在T1DM成人患者中同时应用不同CGMS衍生的血糖指标的差异。
 
方法:纳入分析的数据来自一项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NCT03522870):符合诊断标准(如HbA1c 7%~10%、≥18岁等)的T1DM患者在导入期后进行随机分组;分至FSL组的患者在研究第12周和24周时同时佩戴FSL和ipro?2,并通过相应的软件下载收集14天的动态血糖数据。删去采集以及结束当天的血糖值,排除有效数据较少的数据集(<90%)后,从ipro?2组中筛选出与FSL组时间最接近的血糖值作为配对(两组配对数据获取的间隔时间<2分钟),并通过Glyculator 2.0软件计算相应的动态血糖指标。
 
结果:2018年5月~2019年11月,共27例T1DM成人患者[男/女,7/20;年龄30.2±8.9岁,糖尿病病程8.9(6.2~13.1)年;HbA1c 7.6%±0.8%]分到FSL组中,纳入31 287对匹配的血糖值进行分析。中位有效CGM数据天数为11.3(9.9~12.0)天。两个系统配对后的血糖值相关性较好(R2=0.85,P<0.001)。对比两组配对后计算的血糖指标发现,FSL组中目标血糖范围内持续时间百分比(3.9~10.0 mmol/L,TIR)显著低于ipro?2组[59.5(49.3~66.7)% vs. 62.3(51.6~69.5)%,P=0.02],低血糖持续时间百分比(TBR)显著较高[<70 mg/dl:7.2(5.6~13.8)% vs. 4.5(2.0~9.2)%,P=0.02;<54 mg/dl:2.6(1.3~5.3)% vs. 1.4(0.4~3.0)%,P=0.04]。而两组的高血糖持续时间百分比、血糖变异系数(CV)以及平均血糖波动振幅(MAGE)无差异(P>0.05)。
 
结论:FSL和ipro?2配对后的血糖值一致性较好,但FSL组中TIR较低,低血糖持续时间百分比较高。
 
专家点评
 
翁建平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
 
血糖监测是糖尿病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CGM通过葡萄糖传感器监测皮下组织间液的葡萄糖浓度,可提供更全面的血糖信息,了解血糖波动的趋势,发现不易被传统监测方法所检测到的高血糖和低血糖,并作为传统血糖监测方法的有效补充,在临床上得到推广和应用。目前临床上应用的CGMS主要有3种,包括回顾式CGM、实时CGM和间歇扫描式CGM,不同CGMS的检测原理和准确度存在一定差异,其衍生的血糖指标是否也存在差异未知,相关研究较少。因此,本研究基于一项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纳入分析研究期间同时佩戴两个CGMS时获得的血糖数据,发现回顾式CGM和间歇扫描式CGM获得的血糖值一致性较好,但间歇扫描式CGM衍生的TIR显著低于回顾性CGM,TBR显著较高,提示临床上使用动态血糖指标评估血糖控制情况时,需注意不同CGM间目标血糖及低血糖范围内的差异。
 
不同降糖药物对新诊断T2DM患者脂肪因子和炎症因子的影响(962-P)
 
邓洪容1,杨旭斌1,许雯1,吕婧1,曾龙驿1,姚斌1,翁建平2
 
1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内分泌与代谢病学科,广东省糖尿病防治重点实验室
 
2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内分泌科
 
背景:脂肪因子和炎症因子参与了T2DM的发病过程。本研究在新诊断T2DM患者中探索T2DM和不同降糖药物对重要的脂肪因子和炎症因子的影响。
 
方法:研究评估了41例正常血糖对照和416例新诊断T2DM患者的临床资料、瘦素、脂联素、抵抗素、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21、促代谢因子、白介素1β(IL-1β)和干扰素γ(IFNγ)水平。此后,患者随机接受艾塞那肽、胰岛素和吡格列酮治疗,经过48周后再次检测上述脂肪因子和炎症因子水平。
 
结果:和正常血糖的对照组比较,T2DM患者IL-1β更高,IL-1β、脂联素和IFNγ更低。在416例患者中,342例完成了48周随访。3个不同降糖药物治疗组的HbA1c变化(ΔHbA1c)水平相近。艾塞那肽明显降低了患者的BMI和IL-1β,升高了患者的IFNγ和脂联素。胰岛素明显升高了患者的IL-1β和IFNγ。吡格列酮仅升高了患者的脂联素水平。多重线性回归分析提示,瘦素变化和脂联素变化与ΔBMI相关,但与ΔHbA1c、空腹胰岛素和空腹C肽变化并不相关。具体见表2。
 
结论:艾塞那肽相对胰岛素和吡格列酮更能改善T2DM患者的IL-1β、IFNγ和脂联素水平,这可能获益于它对体重的下降作用。
 
表2. 病例组和对照组的特征
专家点评
 
翁建平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
 
GLP-1受体激动剂除降糖以外还具有降低体重、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的作用,目前成为T2DM用药的重要选择之一。脂肪因子和炎症因子参与了T2DM的发生、发展,也与肥胖相关。该研究首先通过T2DM和正常血糖对照比较,发现了两组人群脂肪因子和炎症因子的差异,再来探讨对体重具有负性作用的GLP-1受体激动剂对T2DM患者两类因子的影响。为了证实GLP-1受体激动剂独立于降糖作用之外,选取了胰岛素和噻唑烷二酮类药物作对照,最后看到了GLP-1受体激动剂可以更好地改善T2DM重要的脂肪因子和炎症因子。该研究为该类药物的临床使用提供了更多的循证医学证据,具有一定的应用价值。
 
专家简介
翁建平 教授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临床医学院执行院长、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计划(2012-2017),曾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卫生部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2008)和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04)。教育部国家重点学科中山大学内分泌代谢病首任学科带头人。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主任委员(2013-2015),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会长(2017~)
 
《中华糖尿病杂志》总编辑,《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副总编辑,British Medical Journal顾问编委,Diabetes/Metabolism Research & Reviews共同主编,Journal of Diabetes、Journal of Diabetes Investigation副主编
 
2型糖尿病胰岛素早期强化治疗方案的主要制定者之一,2011年以“2型糖尿病新治疗方案研究与临床应用”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第一完成人);国际上第一次发布了中国2型糖尿病规范治疗纲要(Standard Care of Type 2 Diabetes in China)。亚洲分子糖尿病研究会副理事长(2008~),卡塔尔国家WISH基金会创始成员
 
在Lancet、British Medical Journal、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Hepatology、Diabetes、Diabetes Care等学术期刊(SCI)发表论文150多篇,总引用频次超过5000次
 
2007年获聘中山大学二级教授、一级主任医师;中山大学首批中山名医之一


微信扫码支付查看全文
分享到: 更多
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国际糖尿病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需登陆

相关标签

作者资源

相关文章

热门新闻

相关幻灯

相关视频

 

国际循环网

国际眼科时讯

国际肝病网

肿瘤瞭望网
关于本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招贤纳士| 版权申明

国际糖尿病(www.idiabetes.com.cn)对刊载的所有文章、视频、幻灯、音频等资源拥有全部版权。未经本站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1800792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361号   (京)-非经营性-2018-022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200034
国际糖尿病 版权所有    2007-2020 www.idiabete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